当前位置:官网首页 > 新闻动态 >
故事:偏心娘卖女儿疼儿子,抢女婿家的观音像送子,落得凄凉下场

老话儿说的好,手心手背都是肉,自家的孩子都是宝,疼也疼不行。可便是有那种人,宝物男娃,轻贱女孩,心眼儿偏到了十里外!说个偏疼娘尖刻女儿贴儿子的故事:

村里魏家的老两口偏疼小儿子,村人都说惋惜了魏家的女儿,怎样有这种爹娘,将亲姑娘往火坑里推,卖钱给儿子娶媳妇!

魏家的女儿叫www.凯时魏娟,她出世时,奶奶还在世,由于她是个女孩,她娘魏婆子没少受婆婆的刁难,魏婆子将气都撒到这个女儿身上,即便是喂奶,也要骂上女儿几句,说哭什么哭,一个赔钱货只知道张嘴要吃饭,不知道当娘的为她受了苦!

魏娟三岁时,爹娘生了个弟弟魏伟,疼的像是眼球子,同住一个屋檐下,魏伟活得像是少爷,魏娟便是个服侍的丫头。

后来魏家的老一辈都过了世,魏婆子执了家,她只让女儿魏娟读了三年书,托言魏娟懒散,不乐意走远路去校园,让她在家里下地干活,十岁的女孩子当成成年男人用,任谁来说都不管用,魏娟被打怕了,哭着说真是自己不想读书了,求求你们别再来劝俺娘哩!

到了魏娟十八九岁,魏婆子的主见就打到了女儿的彩礼上,她十里八村地探问,哪家肯出钱多,就把姑娘嫁给谁。有两三个来提亲的,可都被魏婆子狮子大张嘴吓了回去。

这魏娟面黄肌瘦,容貌平平,魏家还只需彩礼不给陪嫁品,将来还要帮衬娘家弟弟,这亏本的生意谁肯做?因而拖了几年,比及魏伟也该成婚了,魏婆子着急起来,探问到县里有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子,生了病,儿女都忙照料不来,想要给老爹找个“贴身”的保姆服侍着,算是夫妻可不领成婚证,先给上一笔钱,往后按年再给。

魏婆子觉得这是个好主见,病老头再活个十年八载,这钱就满足帮衬儿子娶媳妇生孩子,往后老头死了,女儿还能再嫁一次,她打骂着女儿,逼着魏娟去做这个“保姆”。可一贯脆弱的魏娟大哭起来,说啥也不肯去,再逼她她就跳井上吊,死了也不去。魏家这些年尖刻女儿的工作,都被当成故事传,故事里的决然娘也都没有魏老太这么狠啊。

魏家的工作闹得鸡犬不宁时,村里的张大海上了门,说是来提亲的。本来张大海的爸爸妈妈早几年都过了世,家里不殷实,张大海和魏娟互有心意,可魏娟知道爹娘贪心,不让张大海去提亲,怕他受了揶揄冤枉。

张大海见这次魏家真实闹得不像话,再也忍不了,上门直言要娶魏娟当媳妇。

魏婆子上下审察张大海,吐着唾沫嘲讽他:你家那点家底我还不知道?你爹娘死了啥也没给你留,就你这么个光混汉,拿啥娶俺家闺女?想娶也行,我看你家穷的没钱,就那房子宅院还能看,你把房子给俺儿子,俺就把这闺女嫁给你!

魏婆子认为张大海肯定是不乐意,岂知张大海一口就应承下来,围观看热闹的村里人都拍手叫好,说咱们给你当证人,魏婆子你可不能反悔啊!

魏婆子眼球一转,心里算了笔帐,这样倒比病老头那儿要合算。她又添了许多的条件,张大海都答应下来。张大海将房子宅院连着家里养的鸡鸭家畜都给了魏家,还凑了一笔现钱,将魏娟领了出来,魏娟只穿戴身上的一套衣服,空着手出了嫁。

两人领了成婚证,婚礼也没办,张大海搬迁时,只抱走了他娘生前供奉的一尊小观音像,和妻子二人去了县里打工。魏婆子沾沾自喜,安排着给儿子娶媳妇。

张大海和魏娟喫苦肯干,熬了两三年,居然在县里借款买上了一套小房子,魏娟也生下一个女儿来,一家三口过得乐滋滋的。

魏婆子托言去看姑娘,上门网罗一番,见啥都往包里塞,说是你家生了个女娃娃,用不了这些,我都拿回去给你弟弟家用,那但是咱家的香火,你当姐姐的得帮衬着哇!

魏娟气得直哭,却是老公张大海好语相劝,让她放宽心,只当是是丢了。魏娟转年又怀了孩子,生下个大胖小子来,她娘魏婆子再来,又撇着嘴说,你生多少个,也是他们张家的种,又不姓魏,你弟弟弟媳生的才是咱家的血脉。仅仅这个儿媳妇娶进来都两年了,肚子不见动态,好吃好喝服侍着,连个蛋也不下。我看你家这个观音像挺好,都说观音送子啊,我拿回去给你弟弟屋里摆上,也给咱家添个大胖小子哩!

魏娟知道这观音像是老公张大海爹娘留给他的念想,平常也是张大海上香供奉不断,她拦着她娘不让拿,魏婆子撒起泼来,大骂女儿没良知,生你养你,你的都是我的,就这么个破观音像都舍不得给爹娘,该遭天打雷劈!

魏娟听得女儿和小儿子哭声不断,怕吓到孩子,也不敢再吵,眼睁睁看着魏婆子抢了佛像拿走了。魏娟看老公悲伤,总算狠下心来,回了一趟村里去要佛像,说是魏婆子假如不还,那她就此和魏家断了联系,再也不来往。魏婆子哪受这种要挟,当着世人说往后你别叫我娘,我也没你这女儿,往后老死不相往来,呸!一个丫头还想翻了天!

且说魏婆子回了村里,乐颠颠地跑到儿子房中,将观音像摆了出来,她儿媳妇知道婆婆这是厌弃她没生孩子,心里暗暗诅咒这个老不死的,啥时候摔断腿跌伤嘴,才不这么惹事生非哩!

也不知道是不是观音送子灵验了,没几个月魏家儿媳妇果然怀上了。魏婆子快乐啊,天天炖了汤往儿子家里送,便是张大海曾经的房子宅院,将儿媳妇服侍得像是祖先,只盼着生下个大孙子来。

可孩子生下来,魏家全都傻了眼,是个男孩不假,可先天变形,四肢骨骼歪曲,长大了也是残疾。这下子魏家乌云盖顶,指天骂地说是做了什么孽呦,生下这么个怪物!魏婆子跑到儿媳妇房里哭闹,婆媳对打起来,魏婆子挨了儿媳妇的抓挠,大怒之下瞟到那尊观音像,心头火起,举起往来不断砸儿媳妇,儿媳妇一闪身躲开,那观音像摔了个破坏,碎片倒划伤了魏婆子的脸,流了血。

魏婆子气哼哼地回了自己家,黄昏时分来了报丧的人,说是魏老头和儿子魏伟骑着摩托车去县里医院拿药,回来时翻了车,魏伟当场摔死了,魏老头也断了腿,吐了血。

可想而知,魏家老少两个男人一死一伤,魏老头留了一条命,但是瘫痪不能动了,魏家儿媳妇死了老公,日子过得没了盼望,将残疾儿子扔给了婆婆,自己跑了,第二年就远远嫁了人,再也没回来看过儿子。

魏婆子估计一辈子,老了换来家破人亡,她又去哭闹女儿魏娟,魏娟尽管说是断了联系,可终是不忍,仅仅这次她狠下心,不单逼着爹娘将张大海的房子还了回来,连魏家的房子地都换了姓名,她将老爹接到县里照料,每个月给魏婆子一笔钱,魏婆子单独住在村里带着残疾孙子,尽管整天骂女儿良知被狗吃了,可再也没人乐意理睬她!

村里人都说,魏婆子偏疼眼偏得太狠,不应该去抢人家爹娘留下的观音像,更不应摔碎了佛像,人心善才干得神佛护佑,她这是自招的灾害!

Copyright © 2020 凯时88kb88凯时88kb88-www.凯时 All Rights Reserved